栏目导航

news

领馆动态

主页 > 领馆动态 >

烟台芝罘“1118”强奸杀人案侦破纪实

发布日期:2022-09-22 15:30   来源:未知   阅读:

  2009年11月18日下午,在市区幸福十二村北面海边防护树林里,一位年轻女子遇害,尸体被裹在一条白色编织袋里。这起性质恶劣、涉及民生安危的凶杀案引起了烟台芝罘警方的高度重视,迅速成立了由局长挂帅、刑侦大队精干民警组成的11.18专案班子。经过15小时的缜密侦查,强奸杀人案成功告破,黑龙江籍犯罪嫌疑人李友落网,一起扑朔迷离的命案大白天下。

  最早看到凶案现场的是芝罘林场一名护林的工作人员。当日下午3点多,他在防护林内巡防,发现在树林的深处有一只白色的编织袋,里面鼓鼓囊囊似乎装满了东西,走近一看,袋口被一根丝绳扎紧。

  谁把大包的东西扔在这里?护林工人一边琢磨一边解开布条,眼前的景象把他吓的魂飞魄散——编织袋里裹的竟然是一个死人……

  接到报警后,幸福派出所民警第一时间赶到案发现场,进行了现场警戒保护。与此同时,芝罘公安分局政委赵和平、刑侦大队大队长赵顺迅速带领刑事侦查、技术人员赶赴到现场。

  经勘查,死者是一位年轻的女性,年龄大约在25岁左右,身体被裹在一条白色的大编织袋里,面部、颈部有多处明显的瘀痕,死亡时间约在三日内……。在见多了形形色色凶案现场的刑侦人员看来,这明显是抛尸现场,而不是血腥的第一案发现场。几名侦查员迅速展开对周边人员进行了走访。

  凶案现场如同被撕扯过的线团,各种讯息从不同的地方冒出来,像交织了的线头……。

  作为一名在刑侦岗位工作过二十多年的老刑警,政委赵和平站在树林里认真地听取了侦查员访问上来的信息。他知道,这些信息中有一条分量很重,因为它的末端捆绑着凶手,问题是,哪一条呢?

  此时,天已下起了蒙蒙细雨,刑侦民警不由得在心里埋怨了几句,因为下雨在刑事案件中往往扮演着很不光彩的角色,它有可能把犯罪嫌疑人作案痕迹冲洗得一干二净。

  暴徒恶行,天理难容。案发现场,一个由局长徐景华挂帅,政委赵和平靠前指挥,刑侦大队长赵顺为成员的专案班子当即成立,要求刑侦大队不管困难有多大,务必在短时间内侦破案件,缉拿凶手,为民除害。

  “现场继续勘查,刑侦大队马上抽调精干力量加大访排的力度,寻找相关线索,查找尸源。派出所要对辖区内报失踪或走失的人员逐一核查”。在案发现场,政委赵和平对案件侦破作了部署。

  晚18时,警方通过尸检得出结论:发现受害人死亡时已怀有两个月的身孕,系被他人强奸后用绳索勒死,后装入编织袋内抛尸于海防林内。从受害人面部、颈部的瘀痕来看,作案手段十分凶残。

  “幸福十二村一带地形错综复杂,道路曲折崎岖,再加上天气寒冷,海边的防护林一般很少有人过来,犯罪嫌疑人选择树林作为抛尸地点,说明此人对此处环境相对比较熟悉,凶手有可能是本地人或长期在附近居住”。在幸福派出所的案件分析会上,专案组进一步明确了侦破方向。

  眼前首要的任务就是要迅速寻找尸源。由于幸福十二村处于城乡结合部,打工者、做小买卖的,尤以外地流动人口居多,且情况较为复杂。

  此时,幸福派出所民警反馈一条线日上午,有人到派出所报警称一名女子失踪,体貌特征与受害人基本吻合。

  侦查人员随即找到报案人小刘,小刘是河北邯郸人,与妻子暂住芝罘区幸福十二村。据小刘介绍,11月15日上午10点多钟,刚结婚的妻子孙梅走出家门打长途电话,之后就一直没有回来。

  据了解,受害人孙梅刚刚从河北来到烟台,人生地不熟,生活相对比较单调,除了亲戚,孙梅还不认识其他什么人,不可能是仇杀;她和小刘刚刚结婚几个月,感情很好,又怀孕了,情杀的可能性也极小;出门打长途电话,身上没有带多少钱,为钱财杀人,似乎也太不现实,但又怎么会被抛尸于防护林里呢?一连串的分析在专案民警脑海中不断打着问号。

  按照专案组的部署,民警再次对十二村一带进行仔细勘查,以受害人的租住房为中心,呈圆形向外围辐射,那是一片人口密集的聚居区,房屋都很简陋。住在这里的人很多,进出的人更多了,侦查员分成几个小组,挨家挨户走访。

  刑侦一队的侦查员负责调查附近所有能打公用电话的地方。从受害人的家出来,不远处就是一家名为“便宜话吧”。这家话吧与受害人的租住房径距离只有几十米远,经营线多岁的年轻人,叫李友,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人,此时正在话吧。

  在案情纷乱复杂,线索隐而不现之时,分析判断,往往成为解开谜题的关键所在。

  “他很镇定,根本看不出一丝紧张,”专案民警介绍说,“不要以为坏人全都长得贼眉鼠眼、眼神不定。对嫌疑人,我们要用更多的证据说话。”

  年轻男人自称姓李,是这个话吧的老板,他回答流畅,表情镇定,对于民警询问关于受害人的情况,他漫不经心地一挥手说,“没有印象,不知道来没来过,到我这里打电话的人太多了,一天好几百人打电话,我哪能记得住”?

  在失妻的小刘情绪有所稳定后,专案组民警决定再次找他了解当日孙梅失踪时的情况。小刘回想起当日情景,11月15日上午11时,他看到外出打电话的孙梅一直没有回家,就到门口的“便宜话吧”找孙梅,但发现话吧的大门是从里面反锁的。17日中午11点多,心急如焚的小刘再次来到“便宜话吧”找到李友问孙梅的情况,李友说没有印象。可问及15日怎么门反锁上了,李友告之没有客人就早关上了门。可经专案民警实地勘查发现,孙梅的失踪时间在上午10点多钟,路上行人应该很多。

  难道孙梅打电话会舍近求远,未到“便宜话吧”打电话?可“便宜话吧”为什么会在死者失踪当日紧闭大门呢?究竟是李友在说谎,还是……?民警在询问了小刘后,对孙梅河北老家的电话号码作了记录。与此同时,民警了解到“便宜话吧”平日是李友夫妻二人经营,自妻子怀孕回老家后,一直是李友在打理话吧。而据附近居民反映,“便宜话吧”不知为何近日经常关着门。

  众多疑点聚集到了“便宜话吧”。专案民警再次找到了李友了解情况,并在其工作电脑内储存的客户拨打电话记录中发现了孙梅失踪当日拨打河北长途电线分。种种迹像表明,“便宜话吧”的经营人李友有重大作案嫌疑。

  晚上7时,李友被专案民警带走,在出示传唤证时,李友似乎感到了末日的到来——他的手在不停地发抖。

  与此同时,警方对他经营的话吧进行仔细勘查,一条挂在墙上的运动裤引起了民警的注意,扎裤腰的丝绳短了许多,有明显被裁剪过痕迹,与抛尸现场的扎编织袋的丝绳完全吻合。

  深夜,整个街面上静悄悄地,幸福派出所内依然是灯火通明,对嫌疑人李友的审讯一直在紧张地进行着。政委赵和平和其他专案成员一边听取汇报一边作案情分析。审讯室内,李友先是一言不发,继而是百般狡辩,声称抓错人了,要民警包赔他这期间所有的经营收入,还有要恢复一名即将成为父亲的他的所有名誉权。

  尽管已是一夜未合眼,但强烈的责任感和面对嫌疑人凶残的恶行,专案民警始终与李友在进行着毅力的较量。

  2009年11月19日凌晨6时,在强大的政治攻势和确凿证据威慑下,李友心理防线被彻底击垮,终于开始交待自已的犯罪事实。

  据交待,案发当日上午10点多钟,被害人孙梅独自到李友经营的“便宜话吧”给河北老家打电话,在一旁偷偷观察了近十分钟的李友,看到孙梅容貌较好,想起已怀孕九个月的妻子已回老家,突然心生歹念。见四下无人,李友走到话吧门口用电线将门捆死,趁着受害人孙梅打完电话正欲结帐之际,他从后面猛扑上来,搂住受害人……。“整个过程,总体来说,没有什么悬念——因为力量对比太悬殊了。”

  在得逞之后,李友害怕事情会败露,不顾孙梅苦苦哀求,随后就用手死命地卡住她的脖子,然后又用绳索将其勒死,为恐孙梅不死,李友反复用手和绳索又卡又勒。在静坐了一会儿后,李友随即找来了一个编织袋,将尸体装了进去,因找不到合适的绳索,李友将自已的运动裤裤腰的丝绳扯了一大截剪了下来用来捆扎。下午1时许,李友见街上行人较少,便匆忙用三轮车载着抛尸于幸福十二村北海边的防护林内。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相机应用开发者称iPhone 14 Pro/Pro Max的相机模块已经损坏

  “易联购跑路”背后:数百人网购iPhone惨被收割,小程序平台该担责吗?

  用上骁龙 X65 基带,苹果 iPhone 14 Pro 实测 5G 网速提升 38%

  生物育种、乡村治理、农业智能装备...教育部发布12个新农科人才培养引导性专业

  教育部:为缓解疫情导致的出国留学受阻,中外合作办学累计录取近10000人